溯曦

星辰(蹇齐同人2)
我什么也不想说了,乐乎成精了,说好了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呢?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星辰(骞齐同人1)

为了纪念小曦第一次用电脑码字,成为星际玩家,特写此文。还没写完,不过现在已经是俄罗斯时间凌晨三点了,小曦明天还有课(小曦鞠躬)。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

之后会整理以前写的若干文章,也许会添一两篇番外。小曦即将尝试第一篇原创,希望大家继续捧场。当然啦,番外还会继续,谁让他们一个个的都这么让人浮想联翩,YY不止呢。


“小白,快过来啊,给你小鱼干吃。”

经过几天的观察,齐之侃终于对学校旁小巷子里的小猫下了手。小猫是一只一身纯白毛发,有着一双棕色眼睛的小家伙,在这附近十分受其他猫的追捧。齐之侃作为一个爱猫人士早就在脑子里YY了无数遍那油亮的毛发摸上去是什么样的感觉。齐之侃举着小鱼干慢慢的靠近兀自舔着毛毛的小猫。“这愚蠢的人类,离本王这么近想干什么?”大大的琉璃眼瞪向齐之侃,看到他心里一阵激动,看着高冷傲娇的模样,真是苏到人心里了。

傍晚时分,齐之侃终于带着一包没送出去的小鱼干回家了。不服输的小孩决定明天换小鱼饼试试。于是第二天,带着小鱼饼的小孩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小巷子里。唔,小白好像离开了。在翻过了垃圾桶,爬过了墙,喊了数十声之后,齐之侃终于接受了小猫已经离开了的事实,含着快要掉下来的金豆豆转身走了。但是人生就是那么的曲折。在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一抹白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路上,齐之侃看到他想念的小猫正穿过马路向自己的方向跑来。是咪咪耶!此时的齐之侃自己就像一只小猫,刚刚还耷拉着的小耳朵,瞬间精神的竖了起来。此时,车流开始动了起来,小猫小小的身影显然不足以引起别人的注意。站在路边的齐之侃突然发现了这一危险,立刻不顾危险的迈开小短腿,想路中间的小猫跑去。就在齐之侃抱起小猫的那一瞬间,两个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小白,到家啦!”齐之侃伸出手戳了戳坐在自己肩上的小猫。终于吧小白抱回家了,齐之侃头上的耳朵又精神的竖了起来。小猫好像被吓住了,呆呆的坐着。齐之侃很是宝贝的抱着小猫,一边给它顺毛一边轻声安慰道:“小白别怕,小齐会保护你的。”一直缩成一团的小猫猛地抬起了头,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一个对视,天空中的星辰就又有了颜色。晚上,齐之侃终于抱着小猫睡着了。一双棕色的眼睛却突然睁开。小猫蹬着腿,轻轻的滑出了小孩的怀抱。一阵淡淡的光晕闪过,小猫不见了,只有一位穿着白袍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齐之侃的床头,默默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半跪在地上,伸出一只白玉一般的手,轻轻的负在齐之侃柔软的头发上,带着些不可抑制的情绪。你的眼眸,多么的像星辰啊,只一眼,就唤醒了我沉睡于黑暗中的灵魂。为了这一刻,再冗长的等待都值得。当齐之侃睁开眼,白色的小猫就睡在他身边,一只小爪子还搭在他的手心里。

齐之侃从来不在放学后和同学们一起玩,就算已经高中了,就算有女生主动约他看电影他也是一句话:“我要回家喂猫。”久而久之,齐之侃家的猫大爷倒是成了学校里的一大八卦。“小白,今天给你做鱼吃。”自从父母去世之后,齐之侃就拒绝了所以的亲戚,搬到了较小的房子里一个人住。所幸父母留下的积蓄还算可以,他平时只需要打一份工也就能养活自己和猫。“小白啊,你应该已经快十岁了吧。再过几年你会不会也要离开我了?”一人一猫时常这样静静的坐在阳台上,抬头就能看到星空。作为一只猫,在这种时候也只能舔一舔齐之侃的手心,或是在他怀里蹭一蹭。多么希望能给他一个拥抱,再亲吻他闪着泪花的双眼告诉他:“我会与这片星空一起,一直陪在你身边。”

“小白,今天历史课老师讲了一位将军,他居然和我同名呢。”小猫的身体突然一僵。“老师说这是他在一本野史里读到的,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物。不过这位将军虽然是位战无不胜的神将却还是年纪轻轻就因为君王的怀疑而战死沙场了......”刚恢复意识时小白,也许该叫他的本名,骞宾。那位因为害死了一位将军而悲伤孤独了百年的君王。刚恢复意识的那一阵子骞宾苦于力量不够而无法维持人形,最近他却需要时时控制着才能不在齐之侃面前露出原貌。此时听他讲起过往,情绪自是难以控制。

空气就好像所以小说里重要转折时那样,突然凝固了,而现在宛若谪仙的男主不知道是该告诉眼前世界观崩溃的少年真相还是变回一只猫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你你你你......是谁?”“小齐,其实我......。”“你是小白吗?小白怎么会变成人?我在做梦吗?”齐之侃自然是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眼看着就要从窗台上掉下去了。骞宾只好先动手,把他从生死边缘解救回来。温润如玉的双手接触到皮肤,齐之侃终于确定眼前的真的是一个人。半个小时之后,回过神来的齐之侃整理了一下思绪。眼前的这个小白变成的人叫阿骞,是一只猫妖,之前是因为受伤,所以一直以猫的样子生活。骞宾暗自苦笑,自己终究是没那个胆子告诉他事实。反应过来的齐之侃终于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阿骞,你会走吗?”骞宾终于可以给他一个拥抱时却有些犹豫,最终只是伸出手摸了摸齐之侃柔软的头发:“不会的,我不会离开小齐的,小齐也永远不要赶我走好吗?”


剑魂(番外篇3)
链接失效补发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

剑魂(番外篇2)

https://m.weibo.cn/6534600495/4296425372248422
不是很懂为啥不给我发。
下一篇开车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顺便抱怨一下在俄罗斯很无聊,俄语很难背( ̄へ ̄)
请移步评论区,戳下面👇

剑魂(番外篇1)

这两天一直忙着办手续,先发一个短小日常。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 )★

正所谓女大十八变,咳。蹇宾从一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变的更有少年人的样子。在上京也有了自己的小群体。蹇钰既希望儿子走进世家的圈子,拥有自己的势力又不希望他变得想那些纨绔子弟一般。事实上,蹇钰实在是多虑了。
        “蹇大世子,明天就是灯会了,到时候一定十分热闹。咱们哥儿几个一起去升平坊包个临湖的房间,好好凑个热闹。”世家的公子哥们早早的就学会了寻花问柳。但若说其中名声最好的就属蹇宾了。“各位去吧,钱都算在本世子头上,本世子就不去了。”说完蹇宾起身就想走。唔,小齐也该从演武场回来了。蹇宾身为世子,身份极高不说,又无花名在外,可以说是难得的佳婿了。在座的几位家里大多有幼妹。家中的长辈也早关照过要多给女眷们找这种机会。可蹇宾张口就说不去了,这让他们如何甘心。蹇宾与齐家公子自幼一同长大是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此时一位不知轻重的年轻人把矛头指向了齐之侃:“齐家公子与蹇世子的关系岂是我等能比的。”本来是一句对蹇宾的提醒,不想蹇宾却很自然的回答道:“自然是不能比。”

国庆快乐,因为不能回家所以晒晒我越来越好的家乡

剑魂(5)

一直都超喜欢小奶团子的小齐,感觉一点超可爱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

         虽说并不是什么乱世,但大部分王爷都有戍边的经历。例如恭亲王就曾经奉命驻守北方。而当时还不是上将军的齐柯正好是是蹇钰的副手。所以,兄弟家的儿子就是自家的儿子。自从蹇钰发现自家儿子很是宝贝齐家的儿子就经常带着曾经足不出户,快要养成大家闺秀的儿子往齐家跑。“蹇钰!放下我儿子。”齐将军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截住试图把自家儿子顺回家的恭亲王了。
        “齐叔,就把小齐借给我带回家玩玩嘛,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蹇小世子难得露出可怜巴巴的神色看着齐柯。“不可以哦,小齐晚上会饿的要留在家里给奶妈喂。”虽然蹇小世子很可爱但齐将军还是很有原则的夺过了自家儿子。蹇宾失落的低下了头。就在齐将军差点以为自己把小孩子惹哭了并且充满了罪恶感的时候蹇宾突然抬头:“那我要留下来,我要和小齐住。”被儿子抛弃的蹇钰有些凌乱。等齐之侃长到三岁时,齐将军已经开始让他做一些简单的基础训练,比如跑步,蹲马步之类的。身为齐将军唯一的儿子,齐之侃似乎于武艺方面也很有天赋。比起同样身为武将却有个不愿学武的儿子的蹇钰,齐将军觉得生活很美满。唯一不太美满的就是……小齐之侃正在院落里认真的完成自家爹爹布置的课业,一个小小的脑袋从墙上伸了出来。要说是什么激励着蹇宾继续跟着爹爹习武,那也就是上将军府不断加高的院墙了。“阿蹇哥哥,你又来找小齐玩啦。”蹇宾比齐之侃大了五岁,如今已然是少年郎的样子了。“今天是小齐的生辰,走,哥哥带小齐出去玩。”蹇宾坐在院墙上,一脸做哥哥的骄傲。“可是,不能和爹爹一起吗?”齐之侃到底是小,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蹇宾显然已经想好了措辞,跳下院墙一本正经的说:“小齐,你看,今天是你的生辰,齐叔还要你做课业。而且他又祝你生辰快乐吗?没有吧。说明齐叔他忘了小齐的生辰,小齐还要和他一起过吗?”齐之侃有些晕乎,就是觉得蹇宾说的很有道理。两个半大的孩子就这样偷偷溜出了上将军府。蹇宾早已计划好要带小齐去那条街,吃哪些零食,看哪些新奇的玩意。齐之侃本来就十分喜欢跟着蹇宾,这下也暂时把回将军府的事抛在了脑后。两个孩子一直玩到华灯初上才悠悠的往回走。蹇宾却不甘心就这样把小团子一样可爱的小齐送回家,顺手就把人拐回了王府。
        当恭亲王府的下人来上将军府通禀,小齐少爷留宿在王府时,亲自下厨煮了长寿面等着儿子回来吃的齐将军深叹了一声。诶,儿大不中留啊。

剑魂(4)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
莫不是剧情有点虐????

        泠煜很快被卸了剑,却邪失了控制,掉落在地上发出悲鸣。
        “小齐,你不是灵体,怎么会……”简冰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发出的悲鸣令他自己都惊讶。齐之侃依旧是一只碰不到的阿飘,但他却紧紧的抱着却邪剑。“只有却邪,这世上只有却邪剑能伤我了。”伤人,但他却还是不愿放手。“若是我这才灵魂散尽了,就麻烦你千胜和却邪葬在一起吧。”简冰一直知道齐之侃心里挂念的是谁。他只是气不过,气不过一位年轻睿智的将领独独爱上了唯一能伤害他的人。齐之侃说过,他的每一任主人都与他家王上颇为相似,但那都是外表,他能感觉到。只有自己是从内而外的像他。但简冰却自己比他好,他不喜欢那个自私的王上。人死了尚有轮回,那鬼呢?齐之侃的灵体已经越来越淡,接着变成了一缕青烟,就像他第一次出现在简冰面前那样。简冰不知怎么了,仿佛渐渐消失的是他自己的灵魂。
        齐之侃渐渐失去了意识,这次也许真的要完了吧,再也不能去找王上了。再次醒来时,眼前却是一位黑衣少年。“是你啊,阎王大人有何贵干。”齐之侃的态度不冷不热,少年也不在意,只是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白瞎了本座不远万里来救了你即将灰飞烟灭的魂魄。”那受伤眼神还挺像那么回事。“却邪呢?”齐之侃也不接他的话。“自然是在你家王上手里。”什么意思?莫非简冰就是……“是,也不是”少年就像会读心术一般说出了齐之侃内心的疑惑。“准确的说是他的一部分。蹇宾当年自刎之后,自觉有愧与你,自愿在之后的千年里魂魄四散,换得与你再续前缘。如今你每一任主人都是他的一部分,而简冰是他的主魂所化。”齐之侃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王上在庭院里唤他回家时悲痛欲绝的模样一直刻在他的脑子里。他临走前说过,他不怕死,只怕得不到他的原谅。王上还是不懂他,小齐怎么会怨王上能?“如今主魂动荡,相信真正的蹇宾很快就会回到世上。你是想要继续这样保有记忆还是前去轮回,这次你自己选吧。”
        在于犬戎的战役中上将军之子简冰因擒得犬戎首领而名声大噪。而简冰的相貌在皇城中本就是出了名的好。这一回到皇城说媒的人都要把将军府的门槛给踏平了。可他本人却从不现身,整日窝在房中对着一把残破的古剑不知想些什么。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吧。二十年后,上将军蹇宾因在战场上受伤,英年早逝。
        “你不必心疼他,毕竟魂魄不全,能活到四十多岁,不错了。”阎王大人还是这么清闲。“他已经魂魄重聚,投胎去了,你去看他一眼,也走吧。”没有看到完整的王上,齐之侃自然是不放心的。
        斗转星移,朝代更替。又不知是多少年过去了。“儿子,走,父王带你去看弟弟。”正坐在书桌前认真读书的小孩就这样呗恭亲王蹇钰抱走了。上将军齐柯刚刚喜得贵子,满月宴办的很是风光。被自家父王强行抱来的蹇宾很是不满,独自离开饭桌向无人的地方走去。走到一处回廊里就听到小孩的哭泣声。“小世子怎么一个人到这儿来了。”奶妈自然是认得这位倍受皇帝喜爱的皇亲国戚。蹇宾不想理她,只想看看摇篮里的小孩。唔,好可爱,还一股奶香。原本大声哭泣的小孩也好像十分喜欢蹇宾,还不能张开的小手牵住了蹇宾的一根手指,渐渐停止了哭泣。这让蹇宾感到很有面子,对摇篮里的小家伙更是喜爱。“他叫什么?”蹇宾问话,做下人的自然不可能不答。“回小世子,齐将军给小少爷起名齐之侃。”“齐之侃,齐之侃。小齐。小齐快长大些,和阿蹇哥哥一起玩。”

在圣彼得堡和室友一起穿着汉服出街。中秋贺文北京时间明天发出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