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曦

剑魂(蹇齐2)

很短,但这是飞机起飞,我离开祖国,开始留学之前的最后一篇,祝我一路顺风。抱歉拖了这么长时间。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 )★

一人一剑就这样陷入了冷战。简冰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也许只是觉得齐之侃这是被人贩子卖了还不自知,也许还夹杂了一些不甘,毕竟谁都不想有人把自己当做别人。齐之侃自从那次吵架之后就一直缩在千胜剑里,直到……“小齐,出来喝酒啊。”简冰半夜三更的不睡觉,突然闯进书房,拔出千胜,手里的酒猝不及防的浇了齐之侃一身。但是他还是不出来,继续做一个透明的阿飘。“小齐你别生气了。”简冰拿起千胜就是一顿猛烈的摇晃。齐之侃无法,只得从千胜剑里飘了出来。眼前的孩子就同同王上被他救起时一般大,面容也甚是像似。他曾看到过王上自刎是的神情,自责和痛苦已经淹没了这位年轻的君王,死亡仿佛只是解脱了,只期待着下一世。简冰阅历尚浅自然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但是有事他的言行还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王上。这么多年来,他是最像的。简冰已经睡了过去,就这样一只手搭在千胜剑上。就像曾经的王上将手搭在将军的肩上……
        待简冰酒醒,两人之间不犹的又平添了几分尴尬。简冰一般不会喝醉,一旦上了头,酒品极差,断片是很正常的。虽然日子还是像从前一样,练剑,学习一样不差,但是总能感觉到齐之侃故意拉开两人的距离。
        “冰儿,你也不小了,我们简家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迟早是要上战场的……”现实终于不再给少年郎悲春伤秋的时间。边境犬戎进犯,皇上下旨,着上将军前往边塞抵御外敌。“小齐啊,随我一起去边关吧,不论你以前如何如今你已认了我为主。放心,就算我战死沙场也一定让人把你捡回来。”这样的碎碎念明明是简冰每天擦剑时的日常,可偏偏这时有了一丝伤感。

剑魂(蹇齐1)

          隆冬时节,江南难得的飘起了小雪。气温倒是不低,反倒平添了几分意境。
        “简公子,这把剑一看便不是凡品,在下特意为您留的。”被人奉为上座的青年瞧着只有弱冠之年,眉目间带着一丝阴柔的美,却并不影响那与生俱来的英气。一身的白衣更是衬得他样貌出尘。握着剑身的手指修长有力,一看便知是习武握剑之人。“真是把好剑!”青年不犹的感叹到。在一旁等候的老板一听,心中有了谱,面上却不表露:“简公子喜欢就好。”这护国大将军府的简冰公子在他这儿买了剑,日后他也好在同行面前炫耀一番。
        简冰确实对这把剑喜欢得紧,刚回到府中便找了最好的师傅将这古剑保养了一番。再拿到手时,只觉得原本阻塞的剑气重新流转了起来,内敛但却无比浩瀚,不犹的啧啧称赞。简冰突然想起兵器铺的老板曾说过,坊间传闻此剑有灵。本来觉得不过是推销的手段,现在看来这话十分的靠谱啊。
        简冰不住的观察着这把古剑,见剑身上刻着一处铭文,上书“千胜”二字。“千胜?”一时间,简冰居然觉得无比熟悉,失神间,左手已经扶上了剑身。“嘶。”一滴血珠滴落在剑身上,又慢慢的融入了古剑中,化作一缕青烟飘出。简冰到底是少不经事,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一缕青烟幻化出人形。“你你你你……你是谁?”简冰难得露出那种见了鬼的表情(其实真的是见鬼了)。转念一想,莫不是千胜的剑灵?果然,那人(姑且算是人)开口道“吾名齐之侃,千胜剑灵。”这句话仿佛已经重复了太多遍,多到这剑灵连眼睛都不想睁。他实在搞不懂那阎王怎么想的,非要他在这世上完成一段情缘再走。他这样要何时才能追上他家王上啊。“那个……”简冰第一次面对非人之物,对方好像又不太想主动说话,一时间有些冷场。“吾名简冰。”“嗯。”唤醒剑灵的人十个里有八个名字都是这个读音,还有两个至少也占一个字,齐之侃早就见怪不怪了。就在简冰快要尴尬癌发作时剑灵终于说话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我会保护你,辅佐你,直到你死。”
        人们常说人如其名,简冰却并不如此。虽然在外人面前常常端着护国大将军府公子的架子,私下里却是个十足的少年心性。偏偏是这个和齐之侃心中之人八竿子打不着的性格却让他有一种似是故人来的错觉。作为将军之子,简冰最大的爱好就是练武和研习兵法。一旦练起剑来就是气势非凡。一日在演武场休息时突然开口:“齐之侃?你多大了?看着不大。我叫你小齐可好?”明知道他不是心中之人,但单凭简冰顶着这张脸说出这句话,齐之侃就无法拒绝。
        简冰并不知道剑灵到底是做什么的,但齐之侃于他而言亦师亦友。齐之侃似乎于用剑一道十分有研究,随着两人相处时间的增加,已经不似刚认识时的那般尴尬,经常一起讨论武学。简冰渐渐觉得齐之侃一定是一位经验丰富,战功赫赫的名将。一次中秋,简将军携夫人去宫中赴宴,独留简冰一人在家。于是闲不住的年轻人不怕死的挖出来老爹珍藏的好酒,还一服豪气万丈的样子,非说要请齐之侃喝酒。齐之侃无奈,只好应了,剑灵没有实体,自然不能真的喝到酒,但却能吸走酒气。齐之侃似乎酒量很不好,两杯下肚居然就有些上头了。
        “小齐?”简冰早就对齐之侃的生世十分好奇。但奈何齐之侃一直守口如瓶。这就让他越发的好奇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有时能感觉到齐之侃仿佛不是在看自己,而是透过他看到了什么人。“王上……”倒在石桌前的齐之侃不知何时醒了,半睁着眼睛望着他。齐之侃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就是天上的星星与之相比也要黯然失色了。这一望让简冰心跳加速,暗自想着小齐没事了乱放什么电嘛,却又在意到小齐对自己的称呼。唔,他刚才是叫王上吗?
        将军府里上至简将军,下到洗衣的仆人,见了简冰都像见鬼了一样。一连一个月从不看兵书以为任何书籍的简少爷突然一头扎进了书库里,就连他天天随身携带的宝贝剑也不带了。简将军简直要以为自家儿子要弃武从文了。齐之侃明显感觉到简冰有心事,不由自主的去关心,却不得其法。直到有一天简冰拿着一本野史摊开在他面前。齐之侃一直知道简冰对自己的生世很感兴趣,但为了不让他多想,自己自然不会说。可是眼下……“曾经的天玑古国有一位上将军姓齐,名之侃。适逢国难,将军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却因国君生性多疑又信奉巫蛊之术,最终战死沙场。”不读书不代表简冰的概括能力不好。齐之侃被这看似平淡的描述伤到了,就好像有人猛地揭掉了伤口上的伽,越来越疼。许久他才开口道:“不是王上的错……”莫名的愤怒突然涌了上来,简冰猛地站起来对他吼道:“怎么不是他的错?若不是他这般愚昧,又怎么会成为亡国之君?你又怎么会战死沙场?”“不许你这么说王上!”齐之侃也急了,他怎么容许别人这样说他的心上人。

刺客列传同人(开阳玩具制造公司)

https://m.weibo.cn/6534600495/4274069106706370
小曦祝大家七夕节快乐,有伴侣的小伙伴们节日快乐,没有伴侣也没关系,你们还有小曦哦(。・ω・。)ノ♡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戳评论区👇

美梦成真(桓易一篇完)

向大家说明一下,写这篇文是想向大家汇报一下。咳咳。小曦就要去俄罗斯留学了,所以八月份要去外地先学习一个月。之后也许会很少写文。Ծ‸Ծ
设定是马马大学毕业去加拿大创业。肉肉在评论区,自取。(。・ω・。)ノ♡小曦爱你们。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
﹌﹌﹌﹌﹌﹌﹌﹌﹌﹌我是分割线﹌﹌﹌﹌﹌﹌﹌﹌      
        “您好。请问您就是昨天预约过的易先生吗?”第一次看到学生自己来办业务。
        “请问您想去哪个国家留学呢?”
        “嗯~,就去俄罗斯吧。”一想到马振桓三年前上飞机前的回眸一笑易柏辰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还说什么“易恩乖,等我回来”。哼,谁要等他,老子也要出国啦!易柏辰想着,等马马回来了,发现他不在时复杂的表情。咂,有一种猫儿偷到腥的小开心。可惜,小易恩的算盘是注定要落空了。“喂,是小马吗?”易妈妈一通越洋电话打到加拿大,彻彻底底的卖了自家儿子。
        “既然您已经想好了,那我们就看一下合同吧。首先,甲方有义务告知乙方有关国家与学校的情况……甲方不能擅自修改乙方所选国家与学校……”
        “儿子,到了那边给妈妈打电话啊。”站在候机室前易柏辰想着当年马马就是站在这里,就是在这里让自己等他回来的。于是易柏辰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你好啊同学,你申请的是哪所学校啊?”易柏辰看上去就特别的人畜无伤,特别是那一对小酒窝,这不,才上飞机不久就有周围人来搭话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你呢?”来搭话的学生明显愣住了。“同学,你不是去加拿大留学吗?”“哼,我怎么可能会去加拿大。”他才不会自投罗网呢。“但是……这是去加拿大的飞机。”
        直到下了飞机易柏辰还在怀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怎么会来加拿大呢?直到……“马总,怎敢劳烦您亲自来接机呢?”送学生的老师明显态度谦卑。“但是,宿舍的安排好像多出来一个人。”
        当易柏辰空着手站在马振桓在加拿大的公寓客厅里时终于觉出了不对。“马振桓,你怎么能这样!不是说中介公司不能随意更改个人志愿的吗!你行不行我去告你!”面对炸毛的小猫马振桓熟练的开始顺毛。“桂花糕吃不吃?在国外可不容易吃到哦。”唔,等他吃饱了再和马振桓一决雌雄!
        终于,在他躺在沙发上让马振桓给揉肚子的时候……“马马,说吧,这次你要怎么收买我?我可是有你犯罪的证据哦。”小懒猫得意的样子让马振桓感觉自己有点饿,于是顺手把人捞到怀里亲了亲头顶的发旋:“但是你的监护人同意了。”对于出卖儿子的爸妈易柏辰感到一丝伤感。
        “易恩,快去睡吧,房间已经给你布置好了。”房间果然是按照易柏辰的喜好布置的,细心如马振桓,就连床头的摆饰都是易柏辰喜欢的款。但是……“哼,马马你果然是跟我不亲了,都不想和我一起睡。”易柏辰从小被马振桓罩着,两人不知道在一张床上睡过多少次,当然,大多是马振桓拐骗小孩造成的。“易恩乖,易恩长大了,要自己睡哦。”天地良心,他只是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吓到这个小祖宗。况且易柏辰现在还小,他也舍不得。“易恩就要跟马马睡。”小孩大大的眼睛里泛起一些亮晶晶的东西,小嘴也不自觉的撅了起来,仿佛马振桓对他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从小到大马振桓对自家小孩最是没办法。“好好睡觉,别乱动。”马振桓给旁边的小孩盖好被子,两个人都不动应该也没什么事吧。于是……易柏辰软软的身体贴了上来,飞快的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口水印,“马马晚安!”马振桓欲哭无泪。身边的小孩很快就睡着了,想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也是累坏了。掀开被子坐起来,看了看自己已经挺起的下身,马振桓苦笑了一下,认命的走进卫生间。
(如果连接打不开的话请看图)

我接住你了!(蹇齐同人.贰)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赶脚还算粗长把
﹌﹌﹌﹌﹌﹌﹌﹌﹌我是分割线﹌﹌﹌﹌﹌﹌﹌﹌﹌     
        “你说,小齐这孩子到底是哪里人?”这种问题不论是侯爷、齐将军还是两位夫人都问过小齐。一开始他总是回答的让人匪夷所思,比如说天上来的,别的星球什么的。但后来小齐好像从大人们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不妥,回答的也是支支吾吾。对此蹇宾早已习以为常。小齐和他在一起总是会有些奇怪的言行,但作为一个半大的孩子蹇宾才不在意这些。小齐的到来让他有了一个有趣的玩伴。而且小齐和蹇宾一样没什么朋友,以前蹇宾一直为此苦恼但又因为家教不愿意放下世子的身段。现在眼前这个可爱又贴心的软乎乎的小团子是自己一个人的,蹇宾觉得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阿蹇哥哥,你怎么住到我家来了?”小齐欣喜的看着身后跟着一众侍卫的蹇宾。不止是蹇宾,就连侯夫人也住进了上将军府,而侯爷与齐将军却是终日不见人影。上将军府四周布满了府兵。蹇宾想起临走前父亲嘱咐自己要保护好小齐弟弟,但是看着在院中熟练的耍着剑的小齐,蹇宾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转念又想小齐再厉害还不是他的,又觉得很是自豪。“小齐,来吃桂花糕了。”事实证明再厉害的小孩也是小孩,听到桂花糕出炉了小齐扔下剑就去抓蹇宾的手,两人直奔房内而去。
        “宾儿,宾儿?”晚饭时,侯夫人见两个孩子迟迟不出现,料想是玩的忘了时间便出去寻找。“这个臭小子,跑哪儿去了?”直到进了蹇宾的卧房。卧房内并无两个孩子的踪迹,但是桌上摆着一盘还未吃完的桂花糕。侯夫人突然感觉不妙,立刻叫来负责上将军府守卫的武将询问,府兵们寻遍了王府都未寻到世子和小公子的踪迹。
        此时齐将军却收到一封箭书,要他和侯爷夜至林间木屋救两个孩子。此前共主下秘旨,直言朝中有文武勾结者意图谋反,要天玑候彻查此时并将其余党一网打尽。此事牵连甚广,这才将无暇顾及的蹇宾送入了上将军府,没想到……“侯爷不必太过担忧,小齐那孩子随臣习武已有三年,可谓是练武奇才,相信小齐定会互世子周全。”齐将军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心里也是担忧。虽说小齐不是他的亲生孩子,但三年来的朝夕相处也是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小齐说到底也就是个孩子让他心里怎能不担忧?
        树林中的木屋里,小齐先苏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绑住了,浑身动弹不得,又看到了一旁还在昏睡中的蹇宾,一下清醒过来。“阿蹇哥哥,你醒醒!”小齐叫了几声,蹇宾也醒了过来。小齐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蹇宾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些人无非是想用自己和小齐来威胁父亲与齐将军让父亲不要掺和谋反之事。“小齐,不要出声。”蹇宾熟练的解下父亲藏在他袖子里的指间刃,一下一下的割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待身上的绳子完全解开,他又去解小齐身上的。小齐的小手嫩嫩的,一直是蹇宾喜欢揉捏的地方,但现在因为长时间的束缚,手腕上出现了一圈青紫的印子,看的蹇宾颇为心疼。对方到底是小看了两个孩子,只安排了两个人守在门口。蹇宾拿起放在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门口的两人闻声进入房中却被两个孩子设计砸晕。蹇宾乘机拉着小齐钻入了树林。
        绑匪们很快发现两个孩子不见了。傍晚的树林里,两个孩子再快也快不过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就在官道附近,两个孩子被发现了。对方并不急于将两个孩子带回,而是隔一会儿便放一次箭,好像玩弄一般。“小齐,一会儿我去引开他们 ,你乘机跑出去,知道吗?”这会儿,两个孩子身上都有伤。蹇宾料定绑匪一时半会儿还不敢伤了自己的性命,决定自己去引开他们。“阿蹇哥哥?”四周拿着弩机的绑匪已经渐渐靠近,蹇宾也来不及解释,从两人藏身的树后冲了出去。蹇宾只跑出几百米便被飞来的弩箭射穿了肩。他看到小齐向他的方向跑来,他想让小齐快跑,但是下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小齐身上爆发出蓝色的强光,眼睛是蓝色的,就连被箭射中时喷溅出的血液也是蓝色的。周围的绑匪像是被强大的力量击中, 一下子吐血飞了出去。一个离小齐最近的甚至被他一掌穿过了心脏。蹇宾心中骇然,渐渐的却因为伤势过重昏迷了过去。
        再醒来时,蹇宾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候府,母亲正坐在床边担忧的看着自己。蹇宾想起小齐在树林中的表现,心里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正巧这时小齐来了,刚到门口就叫着阿蹇哥哥扑了上来。“你别过来!”蹇宾突然叫到。小齐一下子顿在了原地,满脸的失落和委屈,见蹇宾缩在床上一动不动,小齐知道他是害怕了,转身便跑了出去。小齐跑出了候府,一路往郊外跑去。他本来就是怕自己的模样吓到人才从没有用过能力。但那日他见蹇宾受伤,一时控制不住便凶性大发。后来他虽然担心蹇宾会因此而害怕他,疏远他,却还是选择相信阿蹇哥哥,但是……
        看着小齐黯然离去的身影蹇宾突然很有罪恶感。“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这次要不是小齐,你以为你还回的来?你知道小齐背着你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成什么样子了!”侯夫人见蹇宾对小齐这样的态度不犹的对着儿子骂道。蹇宾突然想起那日小齐也中了很多箭,想来还没恢复,也着急起来。其实他也不是真的不想见到小齐,他很早就知道小齐的不同。只是一时间反应过度。蹇宾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想着一定要买些桂花糕去向小齐赔罪。候府外的大街上突然喧哗了起来,侯夫人招来下人一问,竟是天生异象。刚才一束蓝光一闪而过引得百姓骚动起来。蹇宾记得在树林中小齐身上发出的正是蓝光。“母亲,快派人去把小齐找回来!”蹇宾心里十分着急,恨不得自己去找,奈何他伤了腿,下不了床。“现在知道着急了!”
        小齐一个人缩在一处山洞里哭的伤心。想着自己再也不能见阿蹇哥哥了,便觉得十分难过,哪儿也不想去,谁也不想见了。“popo?真的是你!哥哥终于找到你了。”出现在山洞里的男子穿着一身紧身衣,一头短发带着些自然卷,断不是钧天百姓应有的打扮。“popo,跟哥哥回家吧。”Evan是popo的哥哥。两人自小父母双亡,相依为命。这次popo一人乘坐飞船从就读的星际学校回家,却半路失去了联系。吓的Evan连忙放下手中的生意出来寻找但地球与宇宙时间有差,虽然popo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三年,但其实不过是失踪了一个宇宙月。popo心里放不下蹇宾,但又想到蹇宾害怕的样子……“哥哥,呜,popo要回家……”
        候府的守卫和上将军府的府兵在外搜寻了三天,仍是不见小齐的踪迹。蹇宾日日都做噩梦,担心小齐是不是被人抓走了,还是被山里的野兽……接下来的一周,一月,一年……蹇宾总是让下人留着门,自己房间的门也从不关死。时不时的就买些桂花糕放在房里,像是等着谁来吃,最终却是一口未动。小齐好像真的是天外来客,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却又突然消失。蹇宾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猎场旁的官道,那就是他第一次捡回小齐的地方。又是两年过去了,蹇宾每一天都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向他的小齐道歉,会不会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蹇宾日思夜想的小齐正趴在飞船的弦窗边望着渐渐变小的地球。等飞船进行第一次空间跳跃后他就再也见不到阿蹇哥哥了。本来已经决定离开了,但是心里又突然非常不舍。也许阿蹇哥哥不是故意的,也许他会接受小齐的。“滴,备用飞船已离仓。”Evan听到电子音时已经来不及了,飞船已经进入空间跳跃前的准备模式。
        备用飞船是没有保护罩的,穿过大气层后毫不意外的在离地面十几米处燃烧殆尽。小齐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迫降在这颗星球上时恰好砸中了阿蹇哥哥,被当做刺客带回候府。但这一次恐怕要摔在地上了。
        蹇宾总是去猎场旁的官道上转悠,也不带侍卫,就一个人。他总是心怀侥幸的希望自己能再一次捡到小齐。天边的火烧云十分壮观,好像捡到小齐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吧。也不知是为什么,明明已经过了两年,找到小齐的几乎越来越小,自己也渐渐心灰意冷,但此时却重燃了希望。蹇宾努力的抬头向天上望去。如果小齐再一次从天而降,那他一定要接住那个小团子,把他抱在怀里,对他说:阿蹇哥哥错了,小齐回家吧。
        小齐闭着眼睛,等着坠向地面的那一刻,这一下摔下去自己恐怕要躺好久。等着等着,身体终于不在下落,但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疼,身体像是被稳稳的托住。还不待他确认,就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是喜极而泣:“小齐,小齐,阿蹇哥哥错了,小齐跟哥哥回家吧。”
      

我接住你了!(蹇齐同人.壹)

最近补了颤抖吧!阿部!觉得十分好看,于是想到了这个梗。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我是分割线﹌﹌﹌﹌﹌﹌﹌﹌﹌
        天玑候府世子蹇宾外出打猎时遇刺的消息传至朝中,各派大臣都想借着这次几乎铲除政敌。一时之间朝堂之上乱作一团。
        天玑候府,世子房中。作为风暴的中心,蹇宾却和“刺客”大眼瞪小眼的进行一次跨种族交流。“本世子问你,是谁派你刺杀本世子的?”年纪不大的蹇宾对着面前比自己还小的小孩严厉的问道。“我没有,我没有要杀你。”小孩瞪大了眼睛,显得分外无辜。“那你为何会突然从天而降,还恰好砸在本世子身上?”就算小孩不重但他也很疼的!最重要的是在一群侍卫面前很丢脸!“我,我正要回家,但是飞船坏了,我只能在这里迫降。谁知道迫降的时候飞船解体了,我就被甩了出来。”唔,书上说地球上的科技水平很低,不过这个哥哥长的这么好看,一定能听懂的吧。“荒谬!”显然蹇宾并没有听懂:“那你说,你从哪里来的?”“从天上。”蹇宾不再问下去,他可以肯定这孩子脑子有问题。“你家在哪儿?可记得?”“记得,但是暂时没有飞船回不去了。”“那你父母呢?写信让他们来接你。”小孩沉默片刻,用蹇宾听懂的的话说道“父母去世了。”蹇宾看着面前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心里突然涌出怜惜之情“你叫什么名字?”“我叫popo。”“剖剖?什么鬼?”虽然蹇宾心里疑惑但他也不能真的把一个孩子怎么样,于是小孩的去留就成了问题。
        恰逢天玑上将军齐峰携夫人来府上,两人年过四十却膝下无子。齐夫人与天玑候夫人又是闺中密友。齐夫人见小孩长的十分可爱,特别是大大的眼睛和小酒窝便母性泛滥,一听说小孩无人照料又没有人家就提出要收养。上将军大人一向对夫人言听计从,于是在争得小孩同意后起名齐之侃,写入齐家族谱。
         天玑人民都知道上将军府的小公子和天玑候府的世子关系亲近。“阿蹇,你跳啊,我在下面接着你。”齐之侃已经随齐将军练了一年多的武,可以说是进步神速,就这一年多已经超过了蹇宾。现在蹇宾私自出府时齐之侃总是在墙角等着他,再也不用钻狗洞啦。“小齐乖,一会儿哥哥买桂花糕给你。”只要一碟桂花糕,小齐比桂花糕还甜的小酒窝就会出现在脸上,阿蹇最喜欢这个了。“蹇宾,你不好好读书练武,又让你小齐弟弟帮你出府!”天玑候的声音吓到两个孩子浑身一颤。“蹇伯伯,是小齐想吃桂花糕,才叫阿蹇出来的。”小齐立刻站出来想帮蹇宾顶罪。“小齐你别帮他说好话,你伯母做了桂花糕等你呢。”天玑候摸摸小齐的头,示意他离远点,别伤着,然后开始教训逃学的蹇宾。这一年来蹇宾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显然,相对于漂亮的过头,甚至有些男生女相的蹇宾,小齐这种软糯可爱的小团子才是爹娘们都会喜欢的类型。
          “阿蹇哥哥,你别生气了。你是天玑候府的世子,是将来的天玑候,蹇伯伯当然会对你严厉一些。”小齐举着白嫩的小手给蹇宾擦药。“都肿了,阿蹇疼不疼?小齐给阿蹇呼呼。”蹇宾突然抓住小齐伸出的手。“小齐不是也要做上将军吗?”“咦?为什么?”蹇宾装作气鼓鼓的样子:“难道小齐不愿意做阿蹇哥哥的上将军吗?”“愿意的,小齐愿意的。”

镇魂兄弟边虐边发糖

撩汉日常
赵处长的心思,我们不懂。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后庭花(3)

虽然有点晚了,不过交代一下。一般的花草只能在月圆时幻化出人形。但是小齐是品种特殊的无暇(没有一丝杂质的白牡丹)所以不受限制。而阿蹇(玉树)是作者钦点的可以开挂的……咳咳,所以也不受限制。至于有人问为啥没用执离。恕在下没有办法形容小仙女和泥石流。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关注(。・ω・。)ノ♡

         “小齐怎么了?”小齐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了。刚开始阿蹇以为他害羞了,但这两天小齐总是喊困,没力气变成人形。旁边的绿牡丹担心的戳了戳小齐的花枝,想问问芒果树小齐怎么了。但是芒果一点都不想告诉阿蹇,谁让他上次把小齐压在自己树干上亲来着。阿蹇也很担心,莫不是上次太放浪伤了小齐?趁着夜色,阿蹇悄悄将一位花匠带入皇宫,小齐和阿蹇曾经都生活在他家后院里。“你快看看,小齐这是怎么了,好几天没出来了。”花匠年纪不大,小齐和阿蹇喜欢穿白衣大概也是跟他学的。小齐可是他种的最稀有的无暇牡丹,伤了花魂可就不好了。花匠蹲下身去仔细查看。看了一会儿又面无表情的看向阿蹇,满脸写着:你个衣冠禽兽,对小齐做了什么!
        “小齐有宝宝了。”花匠一脸的懵。阿蹇很是高兴,他就说吧,会长出新芽。“明年开春前小齐都不会化作人形了,直到长出幼苗。阿蹇你记得给他多松松土,多陪他说说话。”阿蹇最大的事就是小齐,马上就要有宝宝了,阿蹇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打理小齐的花,夏天怕他晒蔫了,冬天怕他冻坏了。很多个月过去了,小齐旁边的土终于有松动的迹象,他们的宝宝就要破土而出了。
        阿蹇虽然每天陪着小齐,和他说话。但哪里有和小齐搂搂抱抱来的开心啊。还好,春天到了。幼小的花芽终于冒了出来。月圆之夜,小齐和阿蹇一起蹲在幼苗旁期待着,这是宝宝第一次幻化出人形。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在月光下渐渐清晰起来。“父亲!爹爹!”稚嫩的声音让围观群众纷纷表示好想要一个。小孩的眉眼很像阿蹇,但是笑起来却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阿蹇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微微感慨,幸亏自己和小齐不用等到月圆也能化作人形,否则自己岂不是再没机会和小齐亲热了。